三八特辑·法治公益课堂|第六十九课:虐待孩

三八特辑·法治公益课堂|第六十九课:虐待孩

时间:2020-03-16 16: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时刻,我们即将迎来2020年第110个“三八”国际妇女节。特此,由恩施市妇联、湖北联信律师事务所联合打造的“心系妇儿 与法同行”法治公益课堂开讲。旨在关爱妇女权益,提高法律意识,增强广大妇女群众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能力。 很多事情都需要考试,唯独父母不用持证上岗。 如果你曾经去过豆瓣,你会知道那里曾有个(现在已被雪藏)小组,叫“父母皆祸害”,这个网络讨论小组拥有10万多成员; 如果你上知乎,你会搜寻到“如何与父母断绝亲子关系”的话题,2.5万人关注,1755个回答,651万浏览。 大部分的时候,父母应该被理解:理想的父母是人生的指导者,可惜你的父母不是——别难过,很多人的父母也不是。 遗憾的是,世界上还是有无法给予理解的父母。成年人尚能出走冷酷的家庭远离伤害,未成年呢?他们怎么办? 2017年11月22日,网络披露11岁女童小田被继母虐待的信息,引起舆论关注。 某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的检察人员得知信息后,会同公安机关和心理咨询机构的人员对被害人小田进行询问和心理疏导。通过调查发现,其继母于某存在长期、多次殴打小田的行为,涉嫌虐待罪。 本案被害人系未成年人,没有向人民法院告诉的能力,也没有近亲属代为告诉。检察机关建议公安机关对于某以涉嫌虐待罪立案侦查。11月24日,公安机关作出立案决定。次日,犯罪嫌疑人于某投案自首。2018年4月26日,公安机关以于某涉嫌虐待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审查起诉阶段,某区人民检察院依法讯问了犯罪嫌疑人,听取了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意见,核实了案件事实与证据。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供述与被害人陈述能够相互印证,并得到其他家庭成员的证言证实,能够证明于某长期、多次对被害人进行殴打,致被害人轻微伤,属于情节恶劣,其行为涉嫌构成虐待罪。 2018年5月16日,某区人民检察院以于某犯虐待罪对其提起公诉。5月31日,该区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本案。 法庭经审理,当庭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于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禁止被告人于某再次对被害人实施家庭暴力。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什么是虐待罪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被害人没有能力告诉,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除外。 一般来说,采取殴打、冻饿、强迫过度劳动、限制人身自由、恐吓、侮辱、谩骂等手段,对家庭成员的身体和精神进行摧残、折磨,是实践中较为多发的虐待性质的家庭暴力。 根据司法实践,具有虐待持续时间较长、次数较多;虐待手段残忍;虐待造成被害人轻微伤或者患较严重疾病;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哺乳期妇女、重病患者实施较为严重的虐待行为等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虐待“情节恶劣”,应当依法以虐待罪定罪处罚。 遇见怎么办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罪如果没出现因家庭成员虐待而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情形时属于告诉才处理的自诉案件,一般按照不告不理的原则处理。 也就是说这类案件需要被害人自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对其中证据不足、可以由公安机关受理的,或者认为对被告人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告知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而且刑法二百六十条第三款同时规定被害人没有能力告诉,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除外。所以本案中的小田因为是未成年人,没有向人民法院告诉的能力,也没有近亲属代为告诉。所以当地检察院及时介入,建议公安机关对于某以涉嫌虐待罪立案侦查,并随后启动审查起诉程序。 当然,此案中小田的幸运在于遭受虐待的事实及时被当地检察机关在网络上得知,不具备普遍性。那么平日如果说遇见类似情形可以怎么做,其法律依据又在哪里呢? 根据我国《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可以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有关单位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后,应当给予帮助、处理。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 所以,小小少年加油,国家法律为了你们的健康成长在方方面面为你们保驾护航。 本案后续 某市某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本案中发现,2015年9月,小田的亲生父母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约定其随父亲生活。小田的父亲丁某于2015年12月再婚。丁某长期在外地工作,没有能力亲自抚养被害人。检察人员征求小田生母武某的意见,武某愿意抚养小田。检察人员支持武某到人民法院起诉变更抚养权。 2018年1月15日,小田生母武某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提出变更抚养权诉讼。法庭经过调解,裁定变更小田的抚养权,改由生母武某抚养,生父丁某给付抚养费至其独立生活为止。 案例中的小田目前跟着母亲一同生活,已经走出了曾被虐待的阴影,但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有很多散落凡间的小天使可能遭遇类似的伤害。 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来源:湖北联信律师事务所 标题:《三八特辑·法治公益课堂|第六十九课:虐待孩子?司法机关反手就是一记重锤!》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